八月的衡水一如其他北方城市,炎热的天气加上聒噪的蝉鸣让蜷缩在床上的我难以入睡。来学校已经一周了还是不能习惯这魔鬼一般的日程,尤其是一日三餐。这天午休,我摸着进食太快而涨得难受的肚子怀疑人生。

现在的情况: 570,低于一本线20分。这是我第一次高考的成绩。不同于大多数来复读的同学们,我不是考砸了,我属于正常发挥。高中三年,放在学习上的精力实在有限,考不到高分也是意料之中,来复读是因为想要争一口气。高中三年,我的散漫无度终于耗光了中考后赢得的信任感,以至于在家里的地位直线下滑。选择复读,更多的是想在父母面前争口气,证明自己不是个吊儿郎当的人。在这里,每个月都会有一次月考,每周还有周测。月考是高考的标准,周测更非正式一点。争取每次月考都有进步吧。

第一天晚上老师给我们开了班会,让我们做自我介绍。有两个人的发言让我印象深刻,一位说,“今天是8月8号,希望明年的今天我们都能快快乐乐地在家里看奥运会开幕”,另一位说,“今年是我第二年复读,希望大家能考上理想的学校”。我看着眼前这个瘦弱的人,想着他是不是心气太高加上没考好才第二次复读。没想到日后他成了我学习道路上的噩梦。

前三个月是第一轮复习,主要是知识梳理。高考后我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的,感觉大脑一片混沌。暑假也没好好复习,现在看课本都有一种陌生感。这样的状态下,我也知道我肯定考不了多好,可是第一次月考,也就是九月月考下来我还是惊呆了。我记得我考了580,只在班里排到40多名,而那个被我看作“心气太高没考好”的曹同学考了691。我生平第一次看到有人能考这样的分数,崇拜的感觉溢于言表。等有机会看到他高考成绩我又晕了过去:语文只有90分的情况下考了630+,这不明显是作文写跑题了么!看他这样子,肯定是非清北不去了。在之后的大大小小几乎所有考试中,他都是第一名,且远远甩开了其他人。

十月月考,我考了590,比第一次高了十分。我还挺开心:照这样下去,算上高考还有7次考试,每次都能多十分的话,高考我岂不是能考660?那个岁数特有的幼稚想来也是可笑的。

/那次是第一次和韬哥搭上话。韬哥来自张家口,生得瘦弱且白净,本是书生扮相,但整体基调被一脸坏笑给破坏了。我正在努力把食物塞进嘴里,这个老毕手持买来的柠檬汁坐在我对面,嘿嘿一笑说,“你这是生存,我这是生活”。那个猥琐的样子就好像村里打一辈子光棍的张老头60岁的时候终于娶了隔壁村的李寡妇,在新婚前夜憧憬着以后幸福生活时的表情。这种type有跟我臭味相投的资格,这个大兄弟我交定了哈哈。后来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,包括但不限于交流读书心得,讨论星际和war3哪个更有趣,哪些妹子更好看等等。算是高强度生活下仅有的一点放松。/

后来我也认识到自己的问题,那就是我在主观上没想着为自己学习。一切事情都是爸妈办妥了,我只要顺着他们的意思,把书读了,参加考试,考上个大学,剩下的生活他们会给我办好。一直以来我的生活总有个planb。 如此生活三十年,直到大厦崩塌。 直到韬哥在班会上的一席话。

寒假回来以后我的成绩有了质变,每次大考都能排到十几名,周测甚至能进前十。特别明智的选择是我没有放松,在家依然保持了高强度的学习节奏,回来以后完全不需要再适应,里外里比别人少了两周的调整时间。我开始把自己的目标定位成前十。后来干脆每个月的放假时间也不回家了,跟朋友们去趟市中心买点食物和日用品,就返回学校继续上自习。

在那个时候我虽然身心疲惫,但是精神上却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和充实。每天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,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还是在准备中考的时候。也许是知道没有后路,抛弃了侥幸心理而心无旁骛,也许是因为知识点已经总结完毕,那段时间我对高考有了更高的期待,不再满足于“去北京上学”这样笼统的目标,而是“我要去一个北京的好学校”。如果打开上帝视角会发现我那个时候神采奕奕,学习热情高涨。按照规定每周日的早晨可以选择休息,七点再去自习,而我总会和韬哥约好依然五点半起床跑早操-教室自习-吃早饭,和平时一样。寒冬的凌晨漆黑一片,和韬哥跑完步回教室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望向操场,胸前放佛有团火让我躁动不安,我冲着黑夜呐喊出一些我也不知所以的名词,那种感觉我很久之后才在知乎上找到了共鸣一般的描述。

“你背单词时 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 你算数学时 太平洋彼岸的海鸥振翅掠过城市上空 你晚自习时 极图中的夜空散漫了五彩斑斓 但是少年你别着急 在你为自己未来踏踏实实地努力时 那些你感觉从来不会看到的景色 那些你觉得终身不会遇到的人 正一步步向你走来.” 现在读来依然热泪盈眶

/每两周一次的休假我们去网吧,约定好等考试完了一起打wow/

/进入学习节奏以后会开启zone模式,解题速度快很多,心态也稳很多,不会胡思乱想。中考之前半年我开启了zone模式,高中放松了再也没体会过,直到高四临考前两个月。/

/在镜子面前才发现自己真的变了很多,赘肉都已经没了,腹肌凸显了出来。后来称了体重,我一年从90kg瘦到75kg。/

后记:

我现在还记得高考之后的事情。考完试的当天学校车水马龙,我最后一次回到宿舍打包行李,和韬哥约好了去市中心的网吧开黑。我们遵从约定创建了两个wow账号,报复性的玩了通宵,第二天差点没赶上拍毕业照。匆匆和老师同学们道别后,我坐上了回家的车,睡得极其安稳。 到家后我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考完了,在迷茫中过了两天,终于下定决心开始对卷子评估分数。毕竟是最重要的一场考试,我还是隐隐有一丝慌张。不过还好,会做的基本都做对了,达到了考前给自己定下的目标。(有一道理综物理选择题做错了,数学第一道大题第二问没时间写下来,两个加起来大概是10分,除此之外近乎完美)当我告诉父母我估分620时他们并没有流露出我期待中的欣喜,后来一问才知道,他们以为本一线还是590,对于我的发挥不很满意。而随着分数公布日期的临近,父亲多方打听得知那年考试的难度,态度从不满意成绩变成了怀疑我高估了分数。分数公布当天的下午,本一线公布了,我记得是552,我爸还特意问了我:“你成绩没估错吧?” 同学们在群里也热闹起来,纷纷开始报自己的成绩。终于晚上十点左右我这里也可以登录查成绩了。自始至终我爸紧张的不敢看电脑,我反倒是温如老狗:反正已经尽力了,出什么成绩我都能接受。

626。

父亲揭竿而起顿足捶墙,我开心了几秒钟就冷静下来了:老子的估分水平可不是白练的!

再后来就是纠结学校和专业了。我还记得我在全省排名1300左右,高于一本线74分能去个相当好的学校了。…

选专业的那几天我也打听到了大家的分数。

学霸考了660+,最后去了清华大学车辆工程专业。不愧是学霸,每一科成绩比我高。我也是在那个时候真正感受到了和清华的差距。我已经尽力了,真的没有遗憾。 韬哥考了613,去了华南理工大学机械专业。他在班里一直是第十名左右,这次也不例外。 小帅考了608,也选择报了北京邮电。 宿舍长考了628,去了中央财经大学。 我的同桌发挥失常,只略高于一本线,去了东北大学。

好成绩的兴奋感持续到了开学,报道以后我意识到自己只是无数“好学生”的一员,那种刚进高中时候的压力感又回到我身边。好在大学可以是个更多元化的环境,并不唯分数论,我也可以按照兴趣做我喜欢的事儿,学习滑雪,交际舞,学习演讲,回学校做演讲,加入学生会,退出学生会,和好友一起组了乐队,在酒吧演出,在学校演出,做过兼职,也沉迷过wow,遇到了喜欢的人,也被人喜欢过。经历过人生得意须尽欢,更多的是繁华后的寂寥和不如意。这些经历也让我意识到,有些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做到的,更多的是尽力后只求问心无愧。

尽管高考是一次巨大成功,在后来的日子我仍然受到了不小的影响。大一的时候我做过几次高考失利的噩梦,每次从梦中惊醒都是满头大汗,要过很久才能回到岁月静好的节奏。直到最近我还做过类似的噩梦,只是噩梦的内容从“考砸了我要去复读了我可怎么办呀”变成了“考砸了日子还得过,我得振作起来”

/*8月8号晚上我和父亲在杭州一家酒店里看了奥运会开幕式 */

我以为是结束,其实仅仅是个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