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肯定的是,冯小刚在《老炮儿》塑造了一个非常成功的形象,一个局气,潇洒的北京爷们儿。我们也是太久没有在屏幕前看到这样的本色出演了,这样的电影自然值得反复欣赏:六爷的气场,那种不怒自威的劲儿,就像是最佳的下酒菜,能让你微醺。我跟同事调侃,这影帝也来的太容易了,在镜头前把稿子念完了就过了。片中给冯小刚发挥的余地太大了,印象最深的场景,晓波被送回来,和六爷俩人在馆子里喝酒,六爷哭了两次。冯小刚就有这样的本事,让你看他第一眼的时候感觉可恨,过了几秒看他第二次哭又觉得很同情。 如果把电影比作菜,演员比作厨师,那么《老炮儿》可以看作冯小刚主厨的盛宴。你可以尽情品尝主菜,对于一些有瑕疵的沙拉大可作到视而不见。这也是很多影评把重点放在冯小刚参演经历,甚至他的心路历程,一些情节的纰漏也按下不表。在这里我也不对一些细节(灯罩磨漆的情节简直生硬好吗)进行推敲,单纯想聊聊六爷。

也许你早就偶遇过六爷,可能是清晨遛鸟的胡同口,可能是深冬北海的冰面上,可能是上班的一号线上。你或是目睹他仗义疏财,或是被训斥不懂规矩。你尴尬的和朋友对视,这个人好像只生活在荧幕里,却不知他心里的感慨和疑惑和你一样浓厚:眼前这个人,和我不一样。 六爷和他的小伙伴们,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,他们打小接受的观念,学到的规矩,一点点被社会抛弃,就像被戳破的气球,总会在某个时刻以尖锐的声音提醒你:时代变了。

这本是一个类似《断魂枪》的故事,六爷也完全可以给房子收拾成酒吧,卖35一瓶的青岛,做一个小老板;或者学其他兄弟下海经商,时不时聚聚,喝杯酒,打场高尔夫球;再不济,做个像你像我的小老百姓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无烦心乱耳,无多病缠身。然而六爷有自己的坚持。 电影里不难发现,围绕着六爷的兄弟都位于社会底层。对于可能因为一场斗殴就掏空了全部积蓄的他们来说,抱团不仅仅是江湖道义,也是权衡后的选择。六爷身上有着罕见的自尊和骄傲,这份骄傲可能来自他的父母长辈,也可能来自他厮混的市井。因为怀着这份执着,来自好友的好意在他来看反倒像是侮辱:“你如果这样那咱们还是不要见了”,那么随着身边发达的朋友逐一被拒绝,六爷的向上空间等于被自己封闭了。

小飞对六爷说,您这样的人我只在书里见过。电影也通过六爷的遭遇向我们展示了,江湖道义在现在社会的成本。六爷是活在书里的人,活在书里就意味着在现实就只有死路一条。为了维持他的规矩,他先是花光积蓄,再是典当房子,最后更是献出自己的生命。片尾,当音乐响起,他作为规矩的守护者,受到了最高尊敬,死在冲锋的一线。不得不说这一刻我被六爷感动了,一度快要忘记我是如此恨他。

是的,我恨六爷。

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

六爷张嘴闭口就是规矩,“祖宗传下来的就没点儿好的?”然而他学到了一切规矩,没学到怎样做一个男人。

是的,六爷仗义,六爷局气,六爷恨不得主持这一胡同的正义。但是,六爷不是个合格的父亲,也不是合格的丈夫。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时候他不会去想,“如果我进去了,儿子谁养活,老婆怎么办“;兄弟进去了他筹钱的时候不会想,“我儿子读书要花钱,老婆最近身体不好要留钱买药 ”。说实话,我甚至认为他并不在乎他的兄弟,只要他能尽到这份仗义,听到兄弟一句“六爷局气!”内心的某一个区域就会得到满足和升华。 六爷嘴上说要讲规矩,自己却不守规矩。因为喜欢鸵鸟就私闯民宅,这是哪里的规矩?为了打听儿子的下落私闯民宅,这是哪里的规矩? 最让我火大的是,六爷要讲理,但是这个道理怎么解读,六爷说了算。明明害怕手术却不敢承认,搬出“身体发肤,取之父母”的道理,对此我只能无奈的笑笑。

至于他的那份执念就更是让人无语。他拒绝承认自己是个老人,但是他的固执他的犟让他看起来早已年过古稀。他感慨世道变了,但不是世道变了,是他安心守在自己的安全区内不肯走,这里有他的年少轻狂,有他的英姿薄发,有他扛着军刀对付十几人的英勇。他是如此胆小,才能以一个规矩守护者的姿态心安理得的躲在这里,像鸵鸟一样把头按在地下骗自己。

电影里的六爷无疑说幸运的,他可以像个爷们儿一样死去,他的故事会被传颂,他的精神也会被继承。其他活着的“六爷“呢?

P.S.电影有一个小细节很打动我:六爷摔倒了,晓波伸出一根手指,拉起了六爷。 并不是所有人都经历过父子之间传承的瞬间,我和朋友们喝酒的时候讨论过这事儿。在有的家庭里,父子对于家庭的领导权是通过一些小细节完成的。这个细节可能是某个晚上的酒局,父亲给儿子敬的一杯酒,也可能是某个午后,父亲递过的一只烟,还可能是医院的病房里,儿子递给父亲的一杯水。这个细节我给满分。